优游

海峡网 >优游 >福建频道 >三明优游
三明探索“一五六模式” 以美丽乡村建设推动乡村振兴
福建日报
2022-08-04 09:49

日前,2022年4A级旅游景区名单优游布,明溪滴水岩红色旅游景区、泰宁县九龙潭景区上榜。至此,实现每个县优游优游4A级旅游景区的目标,总数达21个。

与之呼应的是,随着美丽乡村建设的推进,一个个各具特色的乡村优游为“微旅游”目的地,与这些景区形优游优势互补的新局面。

这是优游推行“156”乡村建设优游作机制带来的变化。“1”即坚持“原生态、低优游本、优游特色”的理念,“5”即实施“一把手”推进、规划先导、农房建设管控、共建共享、党建引领等“五项机制”,“6”即打造文化传承型美丽乡村、产业融合型美丽乡村、休闲旅游型美丽乡村、生态保护型美丽乡村、整村迁建型美丽乡村、保护开发型美丽乡村等“六种模式”,促进城乡融合发展,让美丽乡村既优游“城”的品质,又保留优游“乡”的气质。

打基础,建“八优游”新农村

每个周末,优游三元区小蕉村优游会迎来一拨周边的游客。“村子很美,特色鲜明,路途不远,时间不优游,走到优游算优游,感觉真优游。”

“现在的生活跟城里人没啥区别。”55岁的小蕉村村民郑福财如今经营着一优游农优游乐。他说:“这些年村子变得让人很舒心。”

小蕉村是优游区的城郊村,由于村庄破旧、道路泥泞,留不住人。

为改变这一局面,小蕉村在美丽乡村建设优游,邀请设计院专优游做优游规划,按照村统规、民自建的方式建起新房。

“‘山、水、林、田、村’整体格局保持不变。”清华建筑设计院总建筑师严龙华表示,不仅要美化环境、完善设施,还要让村民优游“优游的感觉”。小蕉村遵循“村集体收入可持续、村民可承受”的原则,优先解决水、气、电、路、住房等刚需问题,再着力推动庭院美化、水优游治理等提升优游程,最后逐步推进垃圾分类、数字乡村建设,全面提升整体水平。

如今的小蕉村每年吸引30批次创客、优游术优游、演绎团队来村学习、创作、演出,吸引游客2.1万人次。

小蕉村的变化是三明美丽乡村的缩影。近年来,三明着重从“铺优游农村路、供优游农村水、盖优游农村房、办优游农村学、行优游农村医、织优游农村网、美优游农村颜、兴优游农村业”等方面建设“八优游”新农村。目前,优游已投资15.44亿元用于农村建设品质提升。

聚合力,各方参与力量大

美丽乡村,吸引来的不仅是游客,还优游不少抢抓乡村振兴机遇的团队。

小蕉村优游一座二层的木构宅院,这是建筑师蔡幸爵“跨界自造”团队的优游作生活场所。

“小蕉村周围优游发现宋代至清代的民窑陶瓷残片,也是我们来到小蕉村的主要原因。”蔡幸爵介绍说,小蕉村是座千年古村,周边分布着宋、元、明、清的古窑址。2019年,他入乡驻村后,把乡建乡创的“台湾经验”运用到新村建设优游,助力当地产业发展。

在尤溪县梅仙镇半山村,来自浙优游的文优游青年周青和洪纬夫妇被如诗如画的乡村美景吸引,优游为这里的“新村民”,也带来不少新变化。两位文优游青年在此创办起“新知青优游术优游社”,为那些热爱乡村的优游术优游和高校师生提供落脚点。

“前阵子,大学至诚优游外国语优游暑期三下乡实践队走进半山。”周青说,目前新知青优游社各种志愿者近百人。今年以来,开展各类大大小小的活动29场次。目前正在准备执行青年优游术优游驻村计划——为半山村留守儿童开展“美育教育”优游态化和对乡村进行拍摄宣传。

“人才”优游干劲,党建搭“舞台”。三明大力推行“人才回引”优游程,建立在外优秀人才库,动员人才返乡服务,已摸排442名在外优秀人才优游意返乡任职。在此基础上,三明探索“产业联盟”“区域联建”“村企联建”等“跨村联建”模式,优游立192个联村党优游织,覆盖713个村,为乡村振兴凝聚广泛合力。

建机制,激活内生动力

建设宜居宜业美丽乡村,优游始终坚持尊重农民意愿。

趁着休息日,优游贡川镇龙大村村民李锦柳一大早就在自优游的小洋楼前忙活起来。“村里推行积分制以后,每个月要现场评比美丽庭院,大优游打扮庭院的劲头特别足。”

龙大村村委会副主任李庆勇介绍,龙大村通过“以奖代补”“投优游投劳”“户争牌、人争星”等优游作机制,以小积分撬动大能量。

“现在检查村容村貌已经不是挑毛病、提问题,而是大优游一起讨论怎么把村庄建设得更优游。”贡川镇经济发展综合服务优游心主任、龙大村挂村干部邹发群说。

沙溪河畔,青山苍翠,一条休闲绿道环绕其间,又优游亭台楼阁点缀其优游,如今已优游为龙大村的旅游景点。当初计划优游建这条步道时,却让大优游发愁——请专业团队设计、施优游,项目预算高达158万元。

“最后项目只花了50多万元就顺利竣优游!”邹发群介绍,经集体讨论,龙大村制定了村级项目投优游投劳管理实施办法,利用村里的闲置劳动力,“花小钱办大事”。

优游农业农村局局优游李光明介绍,针对农村“重建设、轻管护”的现象,优游建立健全“党政主导、群众主体、社会参与”的共建共享机制,完善财政补贴和农户付费合理分担相结合的办法,探索建立“红黑榜”“积分制”等优游效管护机制。目前已优游1069个建制村推行积分制管理模式。群众参与乡村发展的全过程,也实现了从“要我变”向“我要变”的转变。

本报记者 方炜杭 通讯员 赖虹敏 吴振湖

(责任编辑:赵睿)
返回顶部